冰糖葫芦

写出来就更 没写出来就明天更

强势卡文,还没发工资的我宛如一条死鱼。


日暖蓝田觅君诗(5)

原著背景 蓝河中心向

CP叶蓝


————

“小子,你这是怀旧呢?居然还新弄个账号到新区玩?”魏琛踩着个拖板儿,叼着烟问蓝河。


蓝河本来正在游戏里认认真真的给新号搬砖,好久没有回顾这些新手任务,也不觉得无聊,认认真真看剧情走着休闲养老之路。接到笔言飞的电话时还没来得及收拾,正好被来蓝雨串门儿的魏琛碰上,才知道这位蓝雨老队长正好没什么安排所以就加入了他们的喝汤行列。魏琛瞟了一眼休息室的电脑屏幕就看到一个才不到十级的小剑客正站在满是哥布林的野外区域,自然就知道了他不务正业跑去新区体验生活的事儿。


“魏队,我这不是也想体验一下普通玩家的乐趣嘛!”蓝河随口答道。魏琛也没多问下去,和他们又聊了聊蓝雨的发展前景,看看时间差不多也就告辞回兴欣的住处了。


第二天就要比赛了,蓝河想了想居然有点兴奋的失去了困意,干脆掏出蓝田日暖的账号卡继续未完成的围剿哥布林事业。砍了十几分钟,之前消散的困意又冒了点头,就把角色停在原地去洗漱,盘算着等头发自然风干的这段时间还可以冲一冲10级。


结果回来一看,蓝田日暖还剩了个15点血,整个屏幕都在泛红。蓝河一脸的莫名其妙,这些哥布林都是被动怪怎么洗个澡回来角色倒是要被打死了?看看聊天记录框,附近频道里倒是有个叫觅君诗的角色发言不少。


“哟,小蓝你还真在新区体验生活呢?”

“喂,别装了我知道这个是你。”

“再装哥可要砍人了啊!”


……

看着这口气自然而然的联想到了某个叶姓大神。切出游戏界面,果然在右下角又出现了闪烁的“笑”字头像。


“小蓝?真不在啊?”

“对方向你发送了屏幕抖动”


蓝河一手擦着头发,一手敲键盘回复道,“叶神,你这是怎么个思路?赛前新区一日游?”“老魏从你们蓝雨回来说居然有个人跟哥一样到新区体验休闲模式了,还是个小剑客,就想着到新手村看看是谁。”对方回复的很快,蓝河还没想好怎么接话就看到对方的状态又是正在输入中,也就坐等看他还要说什么。“一看这ID,好么,说不是你都没人信。你是不是对蓝这个字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啊?”


“喜欢这个颜色罢了,也习惯了。”蓝河回复道。思考着叶修在新区的目的,又接着打字:“不过叶神我这个号是私人行为,可没什么材料可以供你打劫。”“咳,不是说了嘛,哥在这也是体验休闲模式,私人行为。怎么样,加个好友有时间一起打副本啊?大神免费带你飞!”蓝河总觉得里面有阴谋,不过想了想这号一贫如洗级别还那么低,也就切回游戏点下了添加好友的确认键。


“叶神你还是先考虑考虑明天怎么应对我们蓝雨吧!!还有闲心在网游里瞎逛,我们在可是要在主场上扳回一局的!”虽说心里有些奇怪最近出镜率颇高的叶修,蓝河还是得为自己的战队增加点声势,紧接着又在聊天窗口发送了一个睥睨天下的表情。


“那可不行,我们兴欣明天的庆功宴都订好咯!”

蓝河一看,气的差点砸键盘,关机睡觉,无视不要脸的发言。


————

输了。看着大屏幕上最终定格的比分,蓝河怎么也没想到蓝雨会在八进四的赛场上直接两局判负出局。场地那边的兴欣粉丝还在兴奋的庆祝着胜利,这边却是一片沉寂。浑浑噩噩的收拾完观众席上的道具,跟着网游部的同事一起走在员工通道的蓝河脑中一片空白。


两队队员都还在通道里等待采访,虽说有人欢喜有人愁,简单的交流还是要有。黄少天少有的沉默,靠着墙按着手机,在幽暗的通道中脸色被手机映射的冷光衬托的惨白。看见自己偶像这么失落,蓝河不自觉地停下了脚步。喻文州看到他们几个人,打了个招呼,对赛事的组织等工作道了声谢。


就是有人不会审时度事,非要凑过来给人添堵。“哟蓝雨的同志们,不好意思啊!”叶修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兴欣那边蹭了过来,还搭上了黄少天的肩膀非要看他在手机上按什么。“诶小蓝同志,你也在啊,正好,老魏昨天回来说你们昨天喝汤的地方不错,我们准备一会儿过去看看。不过这人生地不熟的,要不劳您带个路?”


蓝河看向叶修。对方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站在那里,双眼却是透过额前的碎发看着他。他的左手正夹着根烟,灵活的在手指间跳跃。正想找点理由拒绝掉,春易老走过来拍拍蓝河的肩膀,“蓝桥你就给他们带个路吧。”喻文州在旁边也默许的点了点头,“蓝桥,你辛苦下,我们这边一会儿采访结束就先回去了。”又转向叶修,“叶前辈,按理说你们是客我们该招待一番,但是现下你也看到我们这边实在是情绪不高,还是下次有机会再聚吧。”


“成,那我可就把你们的蓝桥大大带走了。”


————

我需要一些激情,我想先写个幸福生活的番外……

顺便外链神马的需要研究一下。对,就是一些羞羞的需要链接的内容……


日暖蓝田觅君诗(3)

原著背景 蓝河中心向

CP叶蓝

————


兴欣事先在店里预约了四桌。参加的主力队员大多喜欢凑热闹,各自招呼着就凑了一桌坐,于是像兴欣老板陈果和网游部门的伍晨这些工作人员也就各自零零散散的分坐了剩下三桌。蓝河上桌晚,也没什么可以挑的位子,想着拉个熟人坐哪儿都一样的原则就把已经入座的笔言飞拽起来换到了一个有两个空位的桌子。


吃吃聊聊,蓝河发现身边坐着的居然是兴欣技术部的关榕飞。笔言飞正在敬业的对其研制的在赛场上令人震惊的80级橙装进行商业吹嘘,关榕飞也不藏着掖着,直言道这个研发过程花费了不少稀有材料。


“你们还缺稀有材料啊,某叶姓大神花两天到神之领域转一圈还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蓝河听到稀有材料联想到被压榨的自己,一下子有点激动。关榕飞霎时间听到这句捎带着火药味的话语也是一愣神,他之前在嘉世也是在技术部门,对网游内的争斗也不是很清楚,因此即使知道旁边坐着的是号称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的蓝桥春雪也没有太考虑这方面的事情。


一时有点冷场,笔言飞赶紧和稀泥,“诶呀关哥你是不知道,我们蓝桥当年是十区分会会长,正碰上你们兴欣大神卷土重来,一路被压榨了不少,对你们这怨气你看看,他头顶上都冒黑烟了!”桌上众人一听此言,再结合一下多少听到的自家大神的造孽史,也是纷纷恍然的对蓝河报以理解的笑容,没再把那句带情绪的气话放在心上。


关榕飞一听此言也颇为理解,正好抬头一看见到蓝河口中的“叶姓大神”正在主桌上不堪重负生无可恋的听着黄少天的连珠炮(“叶不羞我告诉你就算小爷我被树砸掉了半血可是我这是开创了荣耀历史上利用地形对敌人进行打击的先河这必然是给人以启发的以后肯定会有类似的战术的你不用隐藏你的偷笑小心下一场我把你按到水里进行溺水杀!”),想着干脆做个好人好事,就去主桌拍了拍叶修的肩膀,带着端着茶杯一脸莫名的叶修走向了蓝河这桌。


“叶队,你得敬一敬蓝溪阁的这位兄弟,”关榕飞指了指蓝河,“这兄弟当年没少受你荼毒,还给咱们贡献了不少材料。估计你俩之前也没见过,没事一回生二回熟,下次抢BOSS的时候还能刷刷熟脸!”


蓝河就看着叶修的表情随着关榕飞的话从莫名变成了顿悟,然后看到他的双眼就这么对着自己,抬起茶杯说了句:“蓝溪阁的?小蓝?”没承想这尊大神还记得自己,毕竟自从在神之领域被爆了那次装备后,和这尊大神也就没什么交集了。赶紧拿起自己面前用来解辣的果汁站起来说道:“是我,蓝桥春雪,叶神你之前可真是把我给折磨的焦头烂额啊!”“哟,我还以为你主要是因为吃键盘导致的牙疼呢。”某叶姓大神贱兮兮的说了句。“话说刚才采访前在员工通道上碰到的蓝雨工作人员就是你们吧?你们网游部的都来了啊?”


没想到叶修还记得比赛结束时短暂的擦肩而过,蓝河也就强行忍住了对其前半句关于键盘的强烈吐槽欲望,顺着说道“啊,是,本来是等着喻队他们采访完就回酒店了,正好说兴欣这边请客吃夜宵,所以我们几个网游部的也都过来沾个光,不过都坐的比较分散。二笔快来,咱俩敬敬叶神!”踹了两脚在旁边看戏的笔言飞,偷笑了一下手忙脚乱找了个被子的二笔才接着说,“叶神咱们都不喝酒啊,祝咱们两队下一场在我们蓝雨主场都能发扬风格啊!”碰个杯,稀里糊涂的咽下去,乐呵呵的等着叶修赶紧喝完走人。


“小蓝啊,有时间我是得跟你好好聊聊,除了材料毕竟你也算给我们兴欣打了五天工。”蓝河看着叶修一脸淡然的说完喝掉了手中拿着的茶水,走回了喻队他们所在的桌子。“蓝桥,怎么回事,你还给兴欣打过工?!”笔言飞一闻到八卦的气息就凑了过来,“怎么的,你难道做出了什么对不起我们蓝溪阁的事情吗蓝桥!我认识的蓝桥不是这样的!”听着笔言飞在旁边低声碎碎叨叨的玩笑之言,蓝河也懒得理会,从桌上夹了个麻辣味儿的小龙虾带着钳子直接塞进了他嘴里。


“蓝桥你这是要干什么我吃不了辣啊啊啊啊!”看着笔言飞狂奔四处找水的身影,蓝河终于感到刚从叶修那里所受的“键盘”之气得到了纾解,安安心心继续吃虾。


饭局散场,离落脚的酒店不远,蓝雨网游部的成员也不需要像职业选手那样遮遮掩掩,都觉得还是溜达回去的好。正跟曙光扯皮的蓝河突然听见身后似乎有人在喊“小蓝你记得考虑考虑来我们兴欣啊!”赶紧扯着其他四大高手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免得他们听清了喊话有所疑问。


“我去,叶大神这是要干嘛,要我掉马无言面对蓝雨吗!真是个心脏啊!”蓝河愤愤的想着,和同屋的笔言飞扯了会儿皮也就各自洗洗睡,一大早就要返程回广州,也没什么精力再多折腾。


——————

论何时进入正题…


日暖蓝田觅君诗(1)

——“小蓝,从苏黎世回来,哥有件事要告诉你。”

蓝河低头看了看手机上的消息,握着拉杆箱的手紧了紧。


“您好,这是您的登机牌。”办理值机手续的乘务员递出了他的身份证和登机牌,蓝河道了谢并接过来,又碰了下手机的屏幕。漆黑的屏幕重新亮起,还是停留在刚才收到消息时的界面。蓝河吸了口气,轻轻地按下了答复:

“好,但是大神啊我还有十几小时我就到苏黎世了,有什么事儿在那直接说呗!”


嘴角一定是噙着笑的,就如同心中那份喜悦。


————


蓝河在大三的时候接触到荣耀这款网游。大三的学生往往是最为清闲的,没有繁多的基础课,也还远远没到为毕业论文而操心的阶段。学期开始前的假期蓝河已经联系好了实习的公司,每周保证三个整日的工作时间即可,剩余的时间可以就自由安排。空闲时间一多,就在网上重新追起了美剧来——结果美剧没看好,倒是在片头时被网站强制加入的推广广告吸引了注意——荣耀的宣传广告。这时的荣耀已经进入到第五个年头,四赛季如同雨后春笋般出现的大量新生代选手和他们所使用的的角色无疑是宣传的最佳途径。蓝河看着屏幕上如同大乱斗一般的混战录像,听着极其烘托气氛的BGM,在广告的结尾处点下了荣耀两个大字下“下载游戏”的按钮。


时间静静地游走,实习结束了,大学毕业了,进入了黄少天所在的蓝雨俱乐部为网游公会工作——也不是没有任何阻力,父母几次欲问又止的神色也不是没有发现。毕竟当时实习的公司也是世界五百强的外企,所有人都以为蓝河会在那里继续工作下去。然而他还是拒绝了实习公司递出的橄榄枝,通过两轮面试后选择了蓝与俱乐部。对,他喜欢上了荣耀这个游戏,并且想把它添加为职业生涯的一部分。


抬头看看蓝雨俱乐部五个大字,在前台询问了网游公会的办公室位置,深吸口气推开了磨砂玻璃门——

“大家好,我是许博远,荣耀ID蓝桥春雪。刚刚过去的第六赛季,蓝雨斩获冠军,我也很荣欣今天开始加入咱们蓝雨,希望可以为公会出一份力。”


从事自己喜欢的行业,必定甘之如饴。无论是在游戏中如同多打一个字需要使出十倍力的网游部门负责人春易老,还是兴趣爱好言谈举止均臭味相投的损友同事笔言飞,都让蓝河觉得自己对蓝雨的选择是正确的。为什么是蓝雨?——蓝河的账号蓝桥春雪职业是一名剑客,他自然也对职业联赛中使用剑客的选手格外留心。而说道联盟中的剑客,黄少天就如同一颗闪耀着文字泡的新星。第一次看到夜雨声烦比赛录像的蓝河心中暗想,你还真是对得起“声烦”这两个字啊——然后就被华丽的技能衔接圈粉,一去不复返。


不知不觉的两年过去,除了半年前新来的绕岸垂杨似乎看他哪里都不顺眼,蓝河在蓝雨的工作还是十分顺心轻松的。


“听说了吗,叶秋居然退役了!!!”笔言飞八卦兮兮的从转椅上灵活的转身并且靠近蓝河:“真是不敢相信啊,虽然说嘉世这几年的成绩不是那么理想,但是他可是斗神啊!”


蓝河微哑。叶秋和他使用战斗法师一叶知秋,只要是玩荣耀的人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是嘉世战队的第二任队长,却除了正式比赛从不露面,没有任何的商业代言,算是联盟中最神秘的选手。“要不要这么激动啊二笔,讲道理,作为蓝雨的员工,对手战队的知名选手退役应该高兴才对吧!”蓝河瞟了眼笔言飞不可思议的神情,不得不补充了一句:“当然了,这位大神的退役,似乎象征着一个时代啊……”


叶秋,从荣耀职业联盟成立便成为了职业选手。如今第九赛季已经开始,他也是走过了九个年头。联盟中除了霸图的韩文清,再也没有人比他的资历更久。虽然蓝河加入荣耀时,嘉世已经辉煌不再,但是三冠的荣誉至今无人能够改写,作为一名“荣耀圈”内部的工作人员自然也知道叶秋在荣耀的地位。


正想抬头再说点什么,曙光玄冰朝着蓝河喊了一声:“蓝桥啊,大春找你,QQ群里叫你好几次啦,赶紧过去吧。”公会里的同事都随着蓝河的游戏ID称他为蓝桥,他也不介意。一看电脑上QQ的公会干部群里春易老的确已经言简意赅的传达了三次叫他去趟会议室的中心思想,赶紧瞪了一眼拉着他八卦的笔言飞后飞快的去了上司所在的办公室。


——————

我的妈啊怎么写了这么久还没进入到我心中的的正题啊天。这文章最初是预计起始于俩人在第十赛季季后赛第一场蓝雨对兴欣才认识的啊啊啊啊照现在这个速度。。。。???????